回忆那校园趣事

  在高考結束的那個暑假,待在家的時候,想去學校看看。可是壹直都沒有行動。去看什麽,不知道。每天的生活就是待在家裏面玩著電腦,手機掛著QQ,壹天壹個驗證消息來了,我壹看,貌似是高壹的那個家夥建的群邀請我加入,我也就進了,進去就是在討論什麽聚餐的事情。回想自己在校園的時候,自己還沒有和同學出去過,反正就是這樣的渾渾噩噩的過著,去吧。我答應了。看著班長說去那個什麽地方,沒有聽說過的地方。我就百度地圖的查好了,把他發到了群裏面。班長看到了說什麽換地方了。我真的好無奈。居然換地方了也不吱壹聲。最後決定在學校的附近文豪酒店聚餐。
推荐文章:registroyi
acupgreentea 的部落格
missmei22868
鬼鬼
xuankuxiaozi
  問清楚是在北門後,我就自己坐公交車來到學校。公交車的終點站是在學校的東門,當時在下午,看到我曾經看了幾年的校服在路上動著,有壹種說不出的感觸。自己從東門經過,原打算進東門,從北門出來的。想了想還是算了吧。自己就沿著路繞吧,走著走著看到前面的壹個女生怎麽這麽像,可就是不知道名字了。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也是不記得了。反正我們是指著對方,她說:“妳名字裏面有壹個龍字。”猶豫了壹會兒她還是說出了我的名字,我是真的很慚愧,自己真的想不起來。在壹同來到文豪酒店的時候也就來了幾個人。陸陸續續的來了幾個人之後都是像剛開始見到的時候那樣。雖然在學校的時候走在路上面會見到那麽幾次,但是就兩年的時間使得我忘記了大部分人的名字。在吃飯前的聊天中也就是幾個幾個的在壹齊說著,也許也是因為好久沒見到的原因,自己也不知道怎麽說話了。
tu14041_9.jpg
  後來菜上了之後,大家也就是在那種不怎樣的氣氛中吃著飯。菜在轉盤上面轉著,自己也就是吃著在自己面前的菜,自己感覺真的有些拘謹。在開始的時候班長還邀請了班主任來文豪酒店,最後老師還是沒有來。
  大概四十分鐘後自己決定走,自己又路過了它。看著有的學生好像是來晚了,但還是那種慢悠悠的走著。透過柵欄,看到有的學生在球場上面奔跑,真的很懷疑自己當年幹了什麽。自己沒有在球場上面馳騁過。在上體育課的時候,自己都是在躲避,能不上的就不上。有的時候就是自己在教室裏面看著雜書。最喜歡看的書是看天下,尤其是裏面的笑話,每次到學校的書店的時候就是去找找看天下,就先看看他的笑話。還記得在學校的時候壹下課就會站到飲水機那壹塊兒,在哪裏吹吹風。甚至有的時候站在那裏看著樓下的人在那裏走過。上課的時候,同桌有的時候會喊:“快看快看,美女美女。”“在哪?”趕快帶上眼鏡,去瞅瞅。甚至旁邊聽到聲音的學生也是壹齊向著同壹個方向瞧著。看著那美麗的人兒看著那美麗的學校。哎,真的很美。真的很美。在快到高考的時候,班主任會在上體育課的時候差教室,看看誰沒有去上體育課。於是在那段時間,我就上了體育課。壹次下雨了,我們還在學校打籃球,其實我不會打籃球,只是瞎拍著。那天,壹個同學在雨中的地面是哪個滑倒了,整個屁股坐在了水中。大家也都笑了。
  校園的夏天是最美的時候,聽著蟬鳴,看著藍天,到了黃昏還有蛐蛐叫。我甚至還在教室裏面抓過壹只蛐蛐。拿了石頭面包的盒子裝了起來,在教室裏面就能聽到他的聲音,由於在教室裏面叫的聲音太吵,也就放了他。但是到了晚上有的時候也是非常悶熱的,也就沒有什麽心思去寫什麽作業了。也就在哪裏看著雜書,或是直接逃課到校園的湖泊那裏去,但是蚊子也很多,也就呆不長的時間,壹會就要換個地方。走在校園的路上,看著夜晚的星星,聽著那蛐蛐的聲音真的是真的很美妙。在早上,學校的軍號吹醒大部分的學生,不過有的時候我是室友喊醒的,那也就意味著新的了壹天有開始了,大家就像奔跑壹樣,妳會看到有的學生邊跑邊系皮帶。到了操場又要排隊進行跑步。跑了三四圈之後老班就會讓我們回去。來到教室老班又會在走廊上走來走去。我們又是在教室裏面看著書,嘴巴裏面念著書。在夏天的清晨,教室是涼爽的,就在這朗朗書聲中到了吃早飯的時候了。這就像壹場戰爭似的,大家都在跑,去晚的就要排隊了。所以有的時候能夠不想排隊,自己就提前出教室,但是也不能光明正大的出去,借上廁所的機會,上完就從那邊的樓梯下去,這樣的話妳吃完了會教室的時候就會看到大群的人向妳沖來。壹段時間後學校妳頒布壹項規定,不允許學生提前出去,會有人在高處看著,哪個班級當了出頭鳥,就要懲罰。但是這種事情是禁不了的,老班也向我們說過,不要當出頭鳥,有壹兩個班級出去的時候,妳們在出去。哈哈,想起老班的無奈,我們每天就是看著哪個班級出去了,我們班級就是直接的出去吃飯。當然後來大家都是這麽做了,那個什麽規定就失效了。
  在校園美好的回憶莫過於搶飯,感覺壹切都是在搶,妳不去搶機會就會消失了。哎,只言片語說不盡我的回憶。但這就是我的高中。

浏览古道

  滇西的仲春二月,天氣已經很熱了,而且太陽紫外線很強,皮膚再白的人只要妳過去曬兩天太陽,必定被內地人當作從非洲來的外國朋友。但是如果下雨的話,就會感覺到冷。必須加上外套才行。
推荐文章:苦澀的記憶
大漠之夜
lisha1989 的部落格
hatstyle
wangqiangmr556
  盡管這個季節下雨的時間不多,但我回去卻遇上了好幾天。多年不回滇西的故鄉,回去壹躺便想去走走那早于絲綢之路的古道。據史載,在有絲綢之路以前,這條路便已通緬甸,東南亞甚至波斯,可見古道的曆史了。
  青石板路被歲月磨平,如今東壹段西壹段殘缺不全,大多己完成了它的曆史使命,沒在荒草之中,我兒時曾記得仍是當地的要道,曾是我牧牛.打柴.割草的路,看多少來往的人。短短不過二十年時光陰,古道便己荒廢,沒在這茫茫森林高山深處。在這交通工具先進的時代,己幾乎沒人再去走這古道了。
20130215201415_UVh2H_thumb_600_0.jpg
  絲絲春雨漸漸打濕了道路兩邊的草木,兩傍的樹木很茂盛,由于近年來山林被劃成國有經濟林,再無人伐木,放牧,因此十余年來樹林已是很大,各類雜木也是技繁葉茂,恍若原始森林壹般,若非我兒很熟,走進林中估計要迷路。
  我撐把小傘已無濟于事,路傍草木上的雨水早沾濕了我,雨傘反被樹枝擋來擋去,也只有我這樣懷舊的人才會走走這段古道。耳邊仿佛又傳來那馬幫的大滿聲[當地人稱大鑼爲滿,舊時馬幫各幫之間互相聯絡,各馬幫之間所敲滿聲不壹,壹爲壯聲勢,二爲防相遇馬幫之間碰撞]。傳說中各馬幫的大哥.二哥都是身懷絕技的武林高手。茶葉,食鹽,絲綢等遠遠不斷從此輸到國外,香料等東南亞國家的特産不斷由此運進......。那些走夷方的過往商客,來往不絕......如今早被歲月洗去了古道往日的輝煌和繁華。壹個個的傳奇故事,都己和這古道壹起淹沒。
  走在這無人的古道上,光線都已被樹木遮住,只有各種鳥的叫聲,在父母記憶中的豺狼虎豹倒是沒見到,在黑夜裏豹子的眼睛如燈光般移動,群狼的嚎叫讓人感到陰森恐怖,連童孩都不敢啼。想到這些我忽然有些怕,真要突然跑出壹群狼呢?
  再往前走就看見怒江了,遠遠看去,怒江碧藍色的水,猶如壹條玉帶壹般飄在這崇山峻嶺之中,仿沸很平靜.很柔壹般,等到江邊才知道江水如千軍萬馬奔騰壹般,咆哮著,激起雪白的浪花。
  古渡口再也見不到任何當年渡江的任何東西,只有那個地名叫老渡口,就這怒江硬是擋住了日本侵略者的步伐,咆嘯的怒江水聲不是正代表中華兒女對日本侵略者的吼聲麽?古道廷伸到對面的松山,便是當年血戰的地方,多少英雄兒女便長眠在這松山,怒江邊。壹個國家,民族的血性,猶如這怒江壹般,勢不可擋!兩岸挺撥高大的木棉花大多已結仔,但還有殘花依舊火紅熱烈,就如同爲那些爲國捐驅的中華兒女唱贊歌。六十多年前的硝煙似乎仍未散盡,眼前又是那慘烈的抗戰......
  雨仍然疏巯而下,更冷,我踏著即將到來的暮色,沿著青石板的古道返回。等我在外流浪倦了,就會回到故鄉,去踏那寫滿傳奇的古道!

走,我們一起去白哈巴看日出

  在美美的飽覽了喀納斯的秀美風光後,在導遊的極力營銷下,我跟壹個馬來西亞籍在戴爾中國總部工作的高管壹起踏上了去白哈巴的旅程。
  懷著對成吉思汗的敬仰,我們在天剛剛發亮,星星還沒有隱去時,乘著剛租來的北京吉普,向白哈巴出發。
  從喀納斯到白哈巴,距離只有30公裏左右,我們去時正好趕上修路,車在壹個山坡下停下,只能徒步前行,據司機說,我們要徒步走15公裏,才能到白哈巴。這時我們才知道導遊要我們壹早出發的意思了,心裏壹直在埋怨導遊的不誠實。既然來了,總不能坐著車回去吧,再者聽說那裏的日出很美,白樺林的葉子正紅著呢。無限風光在險峰,不經過辛苦怎麽能看到絕美景色呢?想想也就釋然了。
推荐文章:lishawang
lisaのブログ
博士ティー
princesscontrol
水樣年華
u=2872073837,3410781427fm=23gp=0
  於是,我們把行李往車上壹丟,拿著相機,壹瓶礦泉水,就往樹林深處走去。我們沒有向導,司機說這裏只有壹條路可去,沿著人走出來的路壹路前行就到了。喀納斯景區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山巒起伏,森林覆蓋率高。我們走在山的半山腰,落葉松成片成片,樹很大,很密,走在裏面陰森森的,有點恐懼。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生怕從樹林裏沖下幾個人,把我們打劫,又怕被餓狼跟蹤。不時看看山上回頭看看後面,就這樣警惕的走著,也無心欣賞美景。這樣的路途持續了1個小時,慢慢的能看到前面的人了,三五成群的,人慢慢多了起來,正好前面有壹個導遊帶著壹個團隊也是去白哈巴看日出的,這下我們終於找到組織了,心裏別提有多高興。在歡歌笑語中,我們很快就到了白哈巴。
  白哈巴村位於哈巴河縣鐵熱克提鄉境內,號稱西北第壹村,與哈薩克斯坦相鄰,這裏還有中國西北第壹哨所。國慶節的早晨,有點冷,盡管我們穿了大棉衣,還是能感受到壹絲絲涼意直穿胸口,嘴裏吸進的全是冰冷而清新的空氣。白哈巴日出觀景處,已經人山人海,有很多攝影大師架著相機,選擇最佳角度,等待記錄日出的各個瞬間。我由於不是專業攝影師,興趣不在這裏,開始欣賞起美景來。看日出的對面山上,就是圖瓦人居住的地方(圖瓦人據說是蒙古族的壹個分支,是成吉思汗西征時,受傷士兵在這裏休養定居繁衍而來),壹排排的木屋仿佛讓我們走進了童話世界。房屋是清壹色的尖頂木楞屋,墻體和頂棚用整根原木壘砌、拼接而成,頂部再用木板支撐成“人”字形的尖頂,整個建築是歐洲風格。有些人家已經在生火做飯,裊裊炊煙,在日出前紅光的反射下,煞是美麗。往左邊的山據說就是哈薩克斯坦了,連綿起伏,風景跟我們這邊差不多,也是落葉松、楊樹,秘密麻麻,像畫家不小心將壹盆墨汁全部撒在紙上,濃重而壓抑。圖瓦人居住的右邊就是我們走來的路,也是被森林覆蓋,火紅火紅,再上面就是雪山,雪山、森林,層次分明,有很強的立體感。天上碧藍碧藍,猶如大海,這裏沒有汙染,沒有喧囂,很靜,靜到可以聽到自己心臟跳動聲。圖瓦人居住的下面溪流邊,是壹排白樺林,面積比落葉松小多了,白樺林的周圍是草原,深秋的草沒精打采的,就像壹個已入暮年的老人。而這時,白樺林的葉子全部被秋風秋雨染成紅色,蔚為壯觀。挺拔的白樺,就像戰士壹樣守衛著這片土地,令人肅然起敬。據說白樺林的歷史也可以與圖瓦族人相提並論。這時,不知道誰大喊壹聲,“看日出咯,太陽出來了”。我們的目光都齊刷刷的往圖瓦人居住的山頂望去,只見剛出來的太陽,就像羞澀的新娘,遠沒有中午時的潑辣,紅彤彤的,不刺眼,溫柔得很;又像剛學走路的小孩,慢慢往上移,眨壹下眼睛,移動壹點,眨壹下眼睛,移動壹點,最後突然壹跳,整個太陽出來了,觀景處沸騰了,“看到日出了”,“看到日出了”。興奮之情溢於言表。這時,有圖瓦人趕著羊群出來了,在陽光照射下,霞光閃閃。雪山、森林、草原、羊群、圖瓦人、炊煙、木屋,由遠及近,在陽光照射下,組成了壹副美麗油畫,驚呆了所有人。我壹直認為看日出要去泰山,因為那裏最高,看得最遠,或者去黃山,因為那裏有森濤、雲霧相伴,或者去廬山,能體驗無限風光在險峰的韻味。這時,我才知道,泰山、黃山、廬山是山水畫,體現的是自然之美,而白哈巴的日出則是油畫,體現的是人與自然的和諧美,既現代又淳樸,既熱鬧又寧靜,這不就是我們所倡導的宜居環境嗎?
  看完,日出,我們又去了西北第壹哨所,遠遠就能看見高高的哨塔上面,有2個戰士在值班,背著槍,不停的往四周查看著,在陽光照射下,就像鍍金的神像,時刻守衛祖國邊疆。哨塔的不遠處有幾棟平房,依山而建,這裏就是哨所的營房。建在草坪上,距離森林有壹段距離,好像森林的守護神,營房被圍了起來,墻上寫有:軍事重地,閑人免入。這時,我們聽到廣播裏面響起:遊客朋友們,哨所的前方就是哈薩克斯坦,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請遊客不要前行,謝謝配合!我們朝哨所上的哨兵揮舞著手,大聲喊:同誌,謝謝妳們,妳們辛苦了!然後沿著來路依依不舍返回。
  雪山、森林、紅葉、羊群、圖瓦人、日出壹直在腦海閃現,快10年了,終於悟出:自然的、真實的、和諧的才是美麗的,永恒的......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