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時光,在夢想

時光悄悄地擦過,撞翻了青春的被窩。我揉著惺忪的睡眼,頂著鳥窩頭,將褲子壹拉,褲子的角邊僅僅到我的小腿。

這時我才發現,哦,原來我已經長大了。

喜歡壹個人,靜靜的走在河堤上,壹步,壹步的,用腳印丈量著自己的心情。四周是那麽的安靜,偶爾有幾只小鳥飛過,在我的心海裏掠過幾滴波影。擡起頭,遠處的大煙囪還在壹股壹股的冒著黑煙,吞噬著天空,雲朵還是那麽的灰暗,我厭惡的皺了皺眉頭,心情被壓抑的有些煩躁。隨腳壹踢,壹個石子“啵”壹聲,掉入河裏,漾起了波花。

樓頂上的大鐘,已是個標誌,在歲月的流波裏,壹切都在改變,只有它還在那裏。還在壹秒壹秒的守衛著它的崗位,“當,當,當”的鐘聲響起,已是這裏人民的習慣。我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仿佛有了差距,似乎沒有往日的精準,多年的疲操,終究讓它的零件有了消耗,老了,還是老了,不復往日的神采。

畢竟時光在流竄,沒有誰能阻擋它的腳步,壹切都在改變。我想,它也是,妳也是,我也是…………

小時候躺在搖籃裏,喜歡聽著媽媽輕聲哼著歌謠,搖啊搖,搖到外婆橋………在歌聲中時光突然變得忽明忽暗,忽長忽短,就像是黑白膠片,剎那間,仿佛是壹個世紀的縮影,隱藏在記憶的最深處。

也許是對以前太過留戀,也許是小時候的天真笑臉,是最初的模樣。我抓著壹個竹蜻蜓,把它飛向天空。時光的齒輪在緩緩的轉動,竹蜻蜓也在空中旋轉,仿佛聽見了兒時的歡笑聲。我想,如果用木棍阻擋住齒輪的轉動,時光是否也會停止?…………

每撕下壹張日歷,就能聽見壹聲嘆息。感嘆歲月的無情,流逝得太快。壹個擡頭間,仿佛是壹個世紀的流逝。每換下壹部日歷時,奶奶仿佛就老了許多,看著我,眼神中有些悲哀。花白的發絲,似乎惆悵著明日。她總是那麽的忙碌,做著那些永無休止的家務,仿佛在證明著什麽,在與時間賽跑。她小心翼翼的,拘僂的腰部也越來越彎下,淩晨四點,我總是聽見她房間裏的響動,時間久了,我問她怎麽回事,是不是哪裏不舒服?她搖了搖頭壹聲嘆息,說老了,到那個時候就睡不著了。我看著她,心中壹陣酸痛,歲月催人老,紅了櫻桃,綠了芭蕉。它總是那麽的無情,刀割般的刺痛著我們的心,告訴我們,它來過,又走了。

歲月的長河裏,我們赤著腳,摸著石頭過河。擡起頭,我們素面朝天。

喜歡打打鬧鬧,想哭就哭的生活。不用戴著面具,陰奉陽偽的笑著,隔著肚皮,各懷心思。陽光下,我們燦爛如眉,天空還是那麽的蔚藍。我們攀登著圍墻,壹起逃著課,在網吧裏打著網遊,討論著女孩,壹支支香煙,氤氳著心肺。壹起喝酒,喝到吐為止,彎著腰在朋友的攙扶下,搖搖擺擺的,在夜空著肆意的叫喊。

十七、十八歲的花季是灰暗,夜空中的星星是那麽明亮。也許,到了夜晚我們會感到莫名的空虛、乏力,閉上眼只能學會逃避。壹切只因為年輕,壹切都只是青春不安分的心悸。

當花瓣落地,我們也開始變老,手指的關節處,我們不再瘋狂。曾經,壹群人莫名的聚在壹起,然後散了,走丟了,失去了彼此。

有人說,抓不住的流沙,不如揚了它。輕輕的壹吹,十年後,誰又記得誰?只是曾經過,懷念過。

也許,時光的最深處,沒有保鮮膜。

曾經學過自欺欺人,把桌上的鬧鐘倒回半個鐘頭。然後告訴自己,還可以看半個小時的電視。當秒鐘“擦,擦”的走動時,時光仍繞著我走過,也許明天,也許後天,依舊如此…………十年後,老了我們的容顏。

花兒在露水中成長,小草探出了腦袋,大雁從北方飛回,自行車的輪胎在轉動,時光仍在繼續,而我們也在奔跑。

在路上,在時光,在夢想…………

大鐘的鐘聲還在響著,而我已經轉過身,走了。在夕陽下,拉長了背影,明天的鐘聲仍舊繼續,這裏也在繼續。

壹切,都繼續…………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