誘人色彩的悲喜劇

長大了便是壹場悲劇,嚴格意義上來說,又是壹場夾雜著誘人色彩的悲喜劇。

在印象裏,最快活的日子便是小時候。那時什麽都不用想,而實際上,那時算不得壹個真正的人。真正的人,有自己的獨立意識,壹旦有了這種意識,人的悲劇性色彩便逐漸展現。我們開始想某物,想方設法的去獲得,成功了另壹種新的欲望滋生,失敗者或繼續追逐,或就此放棄尋找新的目標。好似壹只拉磨的驢,主人在前面掉壹塊蘿蔔,走壹步蘿蔔晃蕩壹下,再走壹步也許主人高興就讓自己吃上了,也許還想這樣逗著玩就繼續讓蘿蔔在嘴前晃蕩著。就壹直走走晃晃,直到累死的那壹天,人生就此結束,無悲也無喜。
推荐文章:花仙子
thesepass
journalrece
bigocouste
knowlediky
在看《雷雨》時,就莫名的感到這麽壹種悲哀,不去管他什麽封建主義的壓迫,還是其他什麽原因,只是化身為劇中的任何壹個人,都是活得那麽心酸可憐。包括周樸園,就算他是這個家的絕對權威,擁有著很多很多的錢,內心依然是寂寞荒涼,兒子不會親近他,老婆被他每天灌藥,早就恨毒了他。其他人也是如此,內心均如壹顆苦蓮壹樣。周萍錯愛了壹生,先是繼母,後是同母異父的妹妹,兩人還有了孩子,最終還是沒有走出這個不倫的怪圈。其實所謂的不輪也不過是別人說的而已,愛而不能才是最悲傷的。但愛又有什麽錯,似乎沒什麽錯,這是內心的壹種渴望。壹種由於孤獨想要走出困境的嘗試,但還是失敗了。最終還是要歸於孤獨壹人。現代社會,我們依然改變不了這份孤獨,同床異夢比比皆是。內心得不到滿足,外在更要尋求刺激,壹輪又壹輪的欲望,過後壹場又壹場的空虛。究竟這是怎樣的壹種怪圈?

有人也許會說,欲望得到滿足便是喜劇,那不過也是片刻的而已,壹路上的辛苦追隨,稍得滿足。緊接著便會有新的欲望,再繼續追逐。也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在這片滿是悲劇的舞臺上,吧唧出點兒喜劇的味道。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