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某年相識的那些日子

依然很清楚的記得跟妳的相識,百無聊賴的壹天鴨子把妳帶到我身邊,他老婆對我的嘲笑讓我無地自容,身邊從來也不缺人陪得我,怎麽會看得上別人的老公?笑掉大牙。這種挖墻腳的事情,我才懶得去做。
130215131713731.jpg
從來沒想過,會是這樣的結局,這麽假裝平靜的分開。

寧願自己遍體鱗傷,也不想妳受到壹絲壹毫的傷害,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我寧可輪回在無間地獄,也要許妳壹世安好。

打出這段字,眼淚像是斷線的珠子,壹顆連著壹顆的掉下了,拼命的想讓自己忍住,卻不小心抽泣的發出來聲音,那種想要窒息的痛,從心裏往外噴湧而出,從低聲的啜泣,到痛哭失聲,從掩面而泣,到趴在電腦桌上的嚎啕大哭,把這些天的思念和委屈全部拋掉壹樣。

哭到累了,用紙巾擦掉滿臉滿身滿桌子的淚痕,就像曾經的回憶可以擦掉壹樣,可是卻擦不掉。
提倉人人戒煙,人人禁煙
有彩虹的地方,便會有幸福
我家狗兒“憨憨”
悪い口癖
父母的爱情
ただあなた达を耳に音が聞こえてきた
かつてあの泣き虫女だ
美しい人生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