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古道

  滇西的仲春二月,天氣已經很熱了,而且太陽紫外線很強,皮膚再白的人只要妳過去曬兩天太陽,必定被內地人當作從非洲來的外國朋友。但是如果下雨的話,就會感覺到冷。必須加上外套才行。
推荐文章:苦澀的記憶
大漠之夜
lisha1989 的部落格
hatstyle
wangqiangmr556
  盡管這個季節下雨的時間不多,但我回去卻遇上了好幾天。多年不回滇西的故鄉,回去壹躺便想去走走那早于絲綢之路的古道。據史載,在有絲綢之路以前,這條路便已通緬甸,東南亞甚至波斯,可見古道的曆史了。
  青石板路被歲月磨平,如今東壹段西壹段殘缺不全,大多己完成了它的曆史使命,沒在荒草之中,我兒時曾記得仍是當地的要道,曾是我牧牛.打柴.割草的路,看多少來往的人。短短不過二十年時光陰,古道便己荒廢,沒在這茫茫森林高山深處。在這交通工具先進的時代,己幾乎沒人再去走這古道了。
20130215201415_UVh2H_thumb_600_0.jpg
  絲絲春雨漸漸打濕了道路兩邊的草木,兩傍的樹木很茂盛,由于近年來山林被劃成國有經濟林,再無人伐木,放牧,因此十余年來樹林已是很大,各類雜木也是技繁葉茂,恍若原始森林壹般,若非我兒很熟,走進林中估計要迷路。
  我撐把小傘已無濟于事,路傍草木上的雨水早沾濕了我,雨傘反被樹枝擋來擋去,也只有我這樣懷舊的人才會走走這段古道。耳邊仿佛又傳來那馬幫的大滿聲[當地人稱大鑼爲滿,舊時馬幫各幫之間互相聯絡,各馬幫之間所敲滿聲不壹,壹爲壯聲勢,二爲防相遇馬幫之間碰撞]。傳說中各馬幫的大哥.二哥都是身懷絕技的武林高手。茶葉,食鹽,絲綢等遠遠不斷從此輸到國外,香料等東南亞國家的特産不斷由此運進......。那些走夷方的過往商客,來往不絕......如今早被歲月洗去了古道往日的輝煌和繁華。壹個個的傳奇故事,都己和這古道壹起淹沒。
  走在這無人的古道上,光線都已被樹木遮住,只有各種鳥的叫聲,在父母記憶中的豺狼虎豹倒是沒見到,在黑夜裏豹子的眼睛如燈光般移動,群狼的嚎叫讓人感到陰森恐怖,連童孩都不敢啼。想到這些我忽然有些怕,真要突然跑出壹群狼呢?
  再往前走就看見怒江了,遠遠看去,怒江碧藍色的水,猶如壹條玉帶壹般飄在這崇山峻嶺之中,仿沸很平靜.很柔壹般,等到江邊才知道江水如千軍萬馬奔騰壹般,咆哮著,激起雪白的浪花。
  古渡口再也見不到任何當年渡江的任何東西,只有那個地名叫老渡口,就這怒江硬是擋住了日本侵略者的步伐,咆嘯的怒江水聲不是正代表中華兒女對日本侵略者的吼聲麽?古道廷伸到對面的松山,便是當年血戰的地方,多少英雄兒女便長眠在這松山,怒江邊。壹個國家,民族的血性,猶如這怒江壹般,勢不可擋!兩岸挺撥高大的木棉花大多已結仔,但還有殘花依舊火紅熱烈,就如同爲那些爲國捐驅的中華兒女唱贊歌。六十多年前的硝煙似乎仍未散盡,眼前又是那慘烈的抗戰......
  雨仍然疏巯而下,更冷,我踏著即將到來的暮色,沿著青石板的古道返回。等我在外流浪倦了,就會回到故鄉,去踏那寫滿傳奇的古道!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