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親戚的習俗

  走親戚是我們中華民族的壹個傳統習俗。具體從什麽時候開始這壹習俗我不知道,但按常理說,應該是自盤古開天辟地以來就已開始了。
  我在農村時,經常走親戚,但進城工作後,卻很少走親戚了,主要是城裏的親戚少,還有壹個重要原因就是城裏的親戚很勢利,喜歡與那些並不是親戚的有錢有勢的人攀親戚,並常來常往,而把無錢無權的真正的親戚疏遠了。我是壹個無錢無權的比較窮的人,與我來往的親戚自然少。正所謂“富在深山有遠親,貧在鬧市無人問”。正所謂“客走望家門”。此外,城裏的人人與人之間關系比較冷漠,延及到親戚與親戚也看得淡。
推荐文章:wangqiangsa
千金琪琪のブログ
lihuamiss
jadelung
malimenglu
  進城的時間長了,長期很少與親戚來往,不禁很懷念在鄉下走親戚的日子。
  那時,從總體上說,我家的親戚都比較窮或很窮,但親戚與親戚之間的親情卻很濃。除每年的春節、端午節、中秋節三個節氣壹定要來往外,親戚的生日(不論是寒生即壹般的生日,還是滿十)、親戚嫁女、結婚、生小孩滿月、得重病、去世等也壹定要來往、看望、慰問。總之,親戚與親戚之間來往很密切,很頻繁。
  我家的親戚,除少數幾家在近處外,其余的都遠隔二十裏、三十裏甚至五、六十裏,而且基本是山路、泥路。我當時年幼,很喜歡趕路,即聽說父親或母親要走親戚,就鬧著要跟倒去,不論遠近都要跟倒去。如果父親或母親悄悄的背著我去,事後我都要大哭大鬧。因為我家很窮,沒什麽好吃的,而走親戚往往有好吃的東西。外加我是家中的獨兒,所以,父親或母親走親戚,壹般都帶著我去。由此,我走親戚的次數特別多。
  我至今記得有壹次因走親戚而被嚇得沿路放聲大哭的事。
  那是我八歲那年,我和母親壹起到我六舅公家吃他的生日酒,早上說好了下午三點鐘走,因母親忙家裏的事耽誤了時間,待她忙完時,已是四點半了。因路途有三十多裏,估計到黑走不攏,母親喊上我急急忙忙就開走,在路上走的速度很快,可走了約二十裏後,我腳走痛了,走得越來越慢,眼看天就要黑了,當天又是月黑頭,即晚上無月亮,母親急了,便對我說:“中海,現在天快黑了,我把背篼交給妳背,我先走前面,趕到妳六舅公家後喊妳表叔打電筒來接妳,妳在後面慢慢的來。”說吧,母親便邁開大步走了,壹轉眼,母親已消失在視野中。
  我沿著石子馬路壹直向前走,估計不到二十分鐘,天就黑了。好在是石子馬路,基本看得見走。但是,因我還小,外加很膽小,馬路兩邊又很少有農家戶,聽到嗚嗚吹著的風,感覺是有人在哭泣,聽到嘩嘩流動的河水,又感覺是鬼在嚎叫,看到路邊搖來擺去的竹,更感覺是鬼在撲來抓我。嚇得我壹邊走壹邊放聲大哭,不知流了多少淚,不知哭了多長時間,反正我聲音都哭沙啞了很久後,表叔才接到我,到六舅公家時,已是晚上八點多鐘。
  盡管經歷了這樣的事,但並沒有改變我喜歡走親戚的愛好,我依然壹如既往地喜歡走親戚,並壹直延續到我離開農村。
  離開農村後,因成家後經濟比較拮據,這樣那樣的窮事較多,外加工作也繁忙,離農村的親戚路途又比較遠,所以,到農村去走親戚的次數減少了許多。而農村的親戚可能考慮到我家的住房狹窄,住宿不好辦、鍋竈也不是農村的大鍋大竈,怕給我添麻煩,因而也很少來城裏,即使來,也往往只在我家吃壹頓午飯就匆匆回去了。
  盡管親戚之間來往得少,從內心來說,我仍喜歡走親戚。我認為,親戚之間就是要常來常往,所謂親戚親戚,越走越親,不走就越來越疏遠,到壹定時候,就與不是親戚的五姓外人沒什麽區別了。因此,近些年來,隨著年齡的增加,家庭經濟的好轉,雖城裏的幾個富裕的親戚因高攀不起仍很少來往,但農村的親戚只要遇逢年過節、生朝滿日、紅白喜事等,我都想辦法安排時間去。通過與親戚間的經常來往,往日的親情友誼又回來了。每次我到農村的親戚家去,他們都對我非常熱情,都拿好酒好菜招待,還不斷贊美我,說我沒忘本,還看得起他們那些窮親戚,弄得我往往不好意思,但心裏卻是熱乎乎的。
  確實,親戚之間經常相互來往是非常必要的。在人類的各種感情中,諸如親情、友情、愛情等,我認為親情最重要,因為親情是由血緣關系凝成的,任何時候都改變不了,如親情中的父母情、兒女情、兄弟姐妹情等;友情和愛情雖也很重要,但它們會隨著時間的推移或其他的因素而改變。
  珍惜親情。不論清閑的人,還是繁忙的人,都應經常走親戚。讓走親戚這壹中華民族的傳統習俗不斷發揚光大吧!這樣,必將對促進社會和諧,盡早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起到良好的推動作用。因為,我們這個社會人與人之間的關系,說到底,都是由千絲萬縷、這樣那樣的親情關系組成的。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