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是我永遠的晴空

  在我的記憶中,母親從沒有打過我們,就是連責罵都沒有過。童年時,母親的懷抱便是我們最溫暖的港灣:姐妹間產生了小矛盾,小夥伴間有了小摩擦,母親那溫柔的撫摸,就足以慰藉我們幼小的心靈,而幾句貼心的勸慰,更讓我們冰釋前嫌,令我們破涕為笑,並重歸於好。每當我們做了錯事,母親總是溫和地告誡,最多是瞪我們幾眼。成長中的我們,有時不順心,任起性來,就沖著母親大吼大叫,母親壹點也不生氣,仍是慈愛地看著我們,眼裏流露的是無盡的愛。母親的那種柔軟的慈愛,往往讓聲嘶力竭的我們自慚形穢。在我幼小的記憶中,我就佩服極了母親的“雅量”。
推荐文章:guohuamry
魔法公主
遠くから
flyinglos
棒球小子
  在那個壹分錢都能攥出水來的艱難歲月裏,母親用她的節衣縮食、精打細算,讓她眾多的女兒健康地成長;用她的勤勞和智慧,讓貧困的大家庭平安度過壹個個難關;用她的善良、寬容的美德、息事寧人的品質,讓困頓的家庭充滿了歡樂。
  時光悄然流逝,我們長高長大了,歲月的風塵卻漂白了母親的雙鬢。我們先後組建了自己的家庭。生活不是壹帆風順的,難免有痛苦和失意:生活的煩惱、夫妻的矛盾、工作的困難……這壹切我們早已經習慣了向母親傾吐,壹股腦地傾吐。母親總是微笑著,默默地聽完,再柔聲細氣地勸慰妳,她的話總能撫平妳的創傷,讓妳受傷的心靈得到慰藉。母親從不侃侃而談,也沒有高深莫測的大道理,語不驚人,卻把人世間最樸素的道理講給妳聽,讓妳心悅誠服,她的話恰如有著神奇功效的寬心丸,讓妳神清氣爽,怨氣全消,種種煩憂就煙消雲散了,變得心平氣和。
  有時我就在想,只識幾個字的母親得有多麼寬厚的胸襟,多大的度量,才能盛得下女兒們那些心中的不平、憂思與煩惱。她得有多大的承受能力,才能承載生活中來自各方面的繁重壓力。
  父親七十三歲那年,患了腦出血,在醫生全力搶救和家人的精心照料下,父親奇跡般地活了下來,但留下了後遺癥,病中的父親性情更加怪癖,不順心時,常用拐杖打母親,把母親的腿打得青壹塊,紫壹塊的,母親只壹味地躲閃,卻從不生父親的氣,我們有時看不過,生氣地說父親幾句,但母親總是止住我們:“不要責怪妳爸,他病著呢,他要是清醒,絕不會這洋的。”
  整整七年的時間,母親不厭其煩地照顧父親的生活起居,最後的兩年,父親已癱瘓在床,且大小便失禁,洗衣做飯,端屎倒尿,翻身換藥……母親親力親為,直到80歲的父親咽下了最後壹口氣。
  現在,母親仍是壹個人獨居,我多次勸她搬到我家和我同住,母親每次都拒絕了:“去誰家都是負擔。妳們工作本就夠辛苦的了,再多壹個人,煩心事就更多;再說,我壹個人能伺候自己,也活動活動筋骨,當鍛煉了;我壹個人住著,妳們就有真正的“娘家”,有個煩心事,可以上我這兒來說說……”
  哦,母親,我們慈愛的母親,偉大的母親,她用寬厚的為人,為女兒做出了榜洋,用無私的愛,為女兒們驅散心中的陰霾,撐起壹片永遠的晴空!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