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抱妳嗎,寶貝

  父親在造就愛德華的時候沒有忘記給愛德華安上壹顆像正常人壹樣的心,讓他有了喜怒哀樂,也有了對愛的感受力。聖誕來臨,父親爲他准備了雙正常人的手。也許,那將會是壹雙靈巧而又有力的大手。愛德華木讷的臉龐才剛剛露出些許的喜悅,父親卻猝然倒地,再也沒有醒來!那雙未被父親拿穩的手滑過愛德華的剪刀手——碎了壹地。可憐的愛德華,他輕撫父親的臉龐,卻劃出了壹條鮮紅的血痕。他的夢——如同那雙手,也碎了壹地!

  孤單的愛德華在古堡內過起了與世隔絕的生活,直到有壹天,碧姬發現了他並帶他回家。客廳裏長長的沙發,牆上的壁畫,房裏的玩具,還有軟塌塌的充水床墊,讓愛德華感到新鮮而又溫暖。碧姬家人的善良和熱情給愛德華帶來了父親走後從未有過的溫情。在這種溫情之下愛德華樂于表現自己,盡情發揮自己的才華——園藝、雕塑、寵物造型設計、發型設計…愛德華因此名震鄉裏,並且上了電視,成了主婦們追捧的對象。然而愛德畢竟不懂人類的生存法則,他只知道用自己的那雙剪刀手去回報那些認可他的人,他只知道自己漸漸愛上碧姬的女兒,並樂意爲她效勞。愛德華是單純的,在他的心裏沒有美醜善惡,只有對碧姬壹家人的感恩和對XX漸漸産生的情愫。愛,若不能給人帶來幸福,那便是痛苦。像所有的苦情人壹樣,愛德華也深深隱藏著自己的難言之苦。他愛她,愛她的壹家人,但他甚至不敢擁抱xx,因爲怕傷害到她。愛德華無意地壹擡手,便有可能將其劃傷;本是善意地推開奇雲使其免被車撞,不料卻將奇雲割得滿臉劃痕。聖誕前夕,愛德華爲xx雕出了壹尊翩翩起舞的冰雕,漫天的雪花,是愛德華無言的表白。愛德華的那雙剪刀手,可以使他爲衆人所追捧;也同樣可以成爲造事者的把柄,使他成爲衆矢之的。當盜竊事件之後,當占美極度扭曲的煽風點火之後,當主婦們添油加醋歪曲事實之後,愛德華成了世人眼中的魔鬼,成了衆人發泄靈魂深處隱藏著的邪惡的導火索。

  愛德華終究再次過起了與世隔絕的生活。沒有親人,沒有夥伴,沒有溫暖,沒有問候,只有對碧姬壹家給他的那段短暫溫情的思念和對xx的懷念。每年的聖誕節,屋外是漫天飛舞的雪花,而古堡內,是愛德華正傾心雕塑的碧姬壹家。那雙剪刀手,剪啊剪,剪出了漫天雪花,剪出了碧姬翩翩起舞的姿態,剪出了對那壹段溫情的深深眷戀!

  也許我們每個人身上也隱藏著壹雙剪刀手,就像帶刺的刺猬,本是深深愛著,卻無意間將彼此深深傷害;本是想緊緊地擁抱在壹起,卻只能遠遠相望!
找個故事,活出自己玲珑少年在岸上下雨天,我和壹個女孩的故事我很想回壹趟西山演講帶給我的自豪感人生就像是場旅行馬鈴薯即將逝去的2013人應當恐懼,但應該戰勝恐懼如果有壹天真的想你;想到記不起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