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那月,三生石畔

  夜雨,敲打著無力的繁花;冷風,吹下了滿地的淒涼。幾朵殘花,滿臉的惆悵。推開窗,撲面而來的落殤。

  五月,山中依舊繁花如錦。庭院裏,紫藤花在風中搖曳,賣弄著舞姿。幾只鴻雁,在枝頭相語,帶來了遠方的思念。
  推荐文章:愛的港灣
幸福的人
bosirsun
莎芭プリンセス
晓晓之家
  那株紫藤花,栽了許多年,久久不見開花。只道是: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時光悄然流逝,轉眼間,又過幾度春秋。誰知,不再管理的紫藤,卻開出了花苞。壹天天,慢慢的,壹些張開了嘴,笑開了臉。壹串串花,掛滿了窗。自打以後,悄悄的戀上了她,戀上了這個在夢裏起舞的姑娘。
  
  記不清,多少次,壹個人,輕倚西窗,幾朵霞雲靜守著,壹顆日益蒼白的心。回首,那轉角處的陰影,依舊隱隱作痛。那些數不盡殤,流不完的淚,唯有在此刻孤芳自賞。
  
  走進庭院,昔日新的紅墻,幾經風雨,早已是傷痕。墻角處,壹株株無名草,占據了壹方,正準備向四處蔓延。停下了腳步,望著青青的石板,憶昔日繁華。石桌上的茶,於歲月中冰涼。坐在石凳上,雙手掩面,不禁想:茶涼了,可以再沏;可人走了,還能再回來嗎?
  
  天,變了臉色。風掛了起來,雨也隨之迎合。烏雲,不壹會便布滿了天空。倉皇逃進了屋中。窗前,壹串串紫藤花,被雨打得生疼,生疼。風,搖碎了曾經的夢;雨,打濕了熾熱的心。我恍若,看見了兩行的清淚,聽見了心碎的聲音。全然不知,這盡然是壹場生死離別。
  
  那年那月,三生石畔,奈何橋邊,許下的諾言,卻換來如今,淚眼問花。風瑟瑟,只有透心的涼。
  
  冷雨夜,我蜷縮在墻角。思緒在此時張望,懷著壹顆冰涼的心入睡。
  
  清晨,推開閉了壹夜的窗。花呢?殘了。地上,躺著壹具具屍體,還有幾只相伴的蝴蝶。
  
  此刻,明白了昨夜撕心的痛,還有那不能言說的傷。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