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壹望夜空中的月亮

  我的老師曾經真摯的給我們說過:“我們每個人的心中都有壹塊裝著童年跟家鄉,當妳鄉思急切時,不妨望壹望夜空中的月亮。”
  時至今日,我才深刻理解老師的這番平凡的話語,那是情感的寄托地。
  當妳看著月亮的半殘慢慢的變圓,然後再慢慢地缺成彎鉤。細數繁星的鬥移,留看涼月的盈缺。變的是季節,妳從壹個夏季的繁星相伴,銀河冗亙,看到了朔冬的涼月疏星,北鬥消融,天際的星星在變,漸漸地變暗,慢慢的消融,直到月旁的獵戶星座只留下最亮的壹顆星,直到北極星的南方再也看不到列陣的七星。那時,妳的眼裏再也看不到銀河,它們並沒有消失,只是他們變暗了,他們在寒冷的冬天蓋上了厚厚的雲朵,太陽給他們的光芒已不像夏季那樣熾熱燦爛,他們躲進雲層裏,冬眠了,但唯壹的是,妳在天畔,擡頭,月亮壹直,壹直,盈盈缺缺,西沈東升。
  當妳擡頭凝望,遠方的月亮與妳互相對視,妳對它笑,它便對妳笑,當妳很溫柔,很虔誠的望著他,他便撒妳壹臉的月明,妳摸不到他,但妳可以清晰地感覺到。
  當月亮爬到窗邊,家鄉,便在眼前。
  家鄉的壹切事物,似人壹般情感漫漫,細膩的不能再細膩,綿長的不能再綿長,有風劃過,這份柔情若隨風飄遣,假使擊不得長空,也必定翔得了淺底,像魚兒壹般,安靜的,平和的做壹個冗長祥和的夢。
  有機會再去故鄉走壹走吧,向他們說的壹樣:“捕捉壹下自己的腳印。”
  悠悠時光荏苒,再也體會不到放羊割草的閑情,再也體會不到撿麥掰玉米的熱情,再也體會不到蟬鳴,布谷,“麥稭垛垛”動人的歌聲,真的是再也體會不到偷紅薯燒花生的激情,真的是再也體會不到油菜花燦黃,麥田青青,漫過腳脖,然後追著風箏跑的場景,體會不到的真的還有很多,是很多,想不出來的竟是沒有,像是此刻回憶,如此歷歷在目,恍若如昨。那玩泥巴,那掘爬蚱,那掏鳥窩,哪爬大樹,那跳方格,那砸紙牌,那粘知了,那摘棗吃,那捕魚捉泥鰍,那鋤草踏麥子,那壹切壹切,回想起來總是讓妳心泛漣漪,是留戀?是向往?還是以前的玩伴現在未在妳身旁的惆悵?
  只怕誰也不記得村裏所有人的樣貌,因為時光是硬傷,平靜的日子裏,有人老去,有人新生,蹉跎的歲月中,有人失意苦澀,有人得意忘形。時間是壹把斬斷情思的劍。偶爾有壹次在村中呆過的幾天,路過壹位婆婆的身旁,我想打招呼,竟不知如何稱呼,依稀記得那年,我還兒時,她替我背過半袋紅薯。我感激的眼神投向她,遮掩了那時的尷尬,那時的照面,我脫口而出的壹句家鄉話“吃了嗎?“婆婆笑著回應了,呼這壹旁的小孫子,那五六歲的孩子,是我第壹次見吧,多的是陌生,少的是熟悉,孩子附和著丟下手中的彈珠,雀跳著過來我們的身旁。孩子看到了我,撓撓頭,他想不起來我是誰的,當然,我此刻,對他來說:”只是壹個姓鹹的陌生人。“因為,在他五六年的世界裏,我們並未謀過面。他笑著放下撓著頭的小手,明亮的眼睛裏透著期待,望向了奶奶,婆婆告訴他:”小浩,這是妳剛從新疆回來的爺爺。”奧,不對,應該叫“老爺”,輩分譜已經在我的腦海裏消融,就連婆婆這記得也有了許些的模糊,時光啊時光,匆匆無情。孩子瞇著眼睛,甜甜的笑起來了,我怕他像我們孩提時壹樣,靦腆著,害羞著就長大了,但孩子很熱情,很清晰的壹聲“老爺”,是從他小口中脫出,但我壹直盯著他那瞇成壹條縫的眼睛,他太可愛了。我被她叫的不知所措,慌忙中應著:“不能這樣叫,呵呵,叫老了,叫老了。”老嗎?我想:“當金黃的落葉灑滿心間,我已不再年輕。”我想從兜裏摸出壹顆糖來,但遺憾的是,我只是摸到了壹包“雲煙”,還有半紙閑錢。還好,不遠,前方是商店。
  月是故鄉明,當皓月千裏,浮光躍金,靜影沈璧,月光微涼,灑向大地,大地空濛,樹木蒼蔥,平靜的出奇的夜晚,安靜的讓人心疼。月亮,離我們很遠,月光,卻離我們很近,觸手可及。
  心頭轟隆壹聲,心血湧上,翻滾,起浪頭,竟壹瀉千裏......
  村西的古橋下,流水還在靜靜的淌著,魚兒吐出的泡泡,泥鰍旋出的浪花,起伏了多少年華?河畔的萵苣,毛毛根,還有許多的未名花,又是榮枯了多少冬夏?
  村南的樹林間,陽光穿出了壹條條細細的光線,斑駁的樹影,壹片,壹片。近了,近了,我聽得到鳥兒和唱,知了鳴叫,風遊過耳畔,傳來了陣陣的牛羊啼鳴,樹下的玉米垛裏,總有鄰家的幾個孩子,貓在裏面,竊竊私語。
  村東的校舍,壹排排的青瓦房,籠在煙雨的迷蒙中,當妳走近,再走近,清晰了,壹切都變得清楚了,校園裏的樹,校園裏的草,校園裏的泥巴地,還有上面印有的小腳印。當壹棵高大的柳樹在風的牽動下搖蕩,那葉子上灑下的小水珠,濺妳壹身,鋪妳壹臉,弄濕了妳的頭發,妳擡頭看他,赫然發現,“鹹莊小學”四個被雨水沖刷了的模糊的字體,隱藏在柳葉間,若隱若現。
  村北的池塘,裏面的野生魚兒很多很多,大的,小的,池塘很淺,池水也分外清澈,妳若望去,壹眼便可以洞穿他們的萬千姿態。小時候,我們很少去村北,村北的池塘旁,矗起了壹座又壹座的墳墓,旁邊,草木幾百代的榮枯,總有壹代代的迎風挺立,池水幾百代的變遷,總是壹次次的漫過農田。他們說:“相傳,村北的池塘,是亂墳崗。”後來,直到有壹天,我們懵懂的壹群孩子,受不了炎熱的夏天,跳進了池塘遊泳,夥伴覺得什麽東西硌腳,竟從泥土裏騰出來壹只白森森的手骨,嚇得我們幾人連滾帶爬跑向岸邊,拿起褲子,顧不上穿跑進了棉花田。在這之前,我們未曾聽過他們所說的“相傳”,當我們後來第壹次聽到他們給我們說:“相傳”時,我們就把它當做了真言。
lishawang
vickychen
ferrygoog
stephen
未看开的理解
心靈感觸
天空愛上彩虹
淚落紅塵夢
落葉喬木小姐
enlanywu
kawayilove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