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嘆一聲:逍遙遊

  妳說鯤“不知其幾千裏也”,妳說鵬“其翼若垂天之雲”,妳說列子“禦風而行”。
推荐文章:天蝎 frolywent 坚果王子 白色记忆 Jaderi
  妳用如此浪漫瑰麗的語言編織了壹個夢境,那裏有禦風而行的高人,有扶搖九天的大鵬,有逐浪北海的鯤魚。
  然而妳註視著自己編織的夢,卻毫不留戀的舍棄。
  妳說,“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是否也在嘆息自己短暫的浮生無法觸及夢幻壹般的----自由?
  “為什麼莊子不羨慕他們?”
  “因為莊子眼中他們都是不自由的。”
  “可是他們明明都很逍遙啊。”
  “至人無己,神人無功,聖人無名。”
  “怎麼可能有毫無憑借的人呢?這洋的逍遙根本就是遁世吧!”
  “戰國之所以為戰國,就是因為‘戰’---的確實不可能真正逍遙的。”
  “真是天真的想法呢,所謂的自由。”
  “請不要這麼說---當妳身處亂世,無法掙紮無法逃避,是否還有心情在貧困和戰火中如此渴求‘逍遙’?”
  “不,我可能只是拼命麻木地活下去罷了,哪裏會思考這麼感性的東西?”
  “所以,吾友,莊子思考著逍遙時,他的心早已經是自由的了。”
  很多人不喜歡莊子的消極避世,可是又有多少人還堅持著壹個關於自由的夢想?凝視著那朵高嶺之花,即使身陷亂世,也不會迷失本心吧。
  逍遙遊,逍遙遊,即使只是壹個夢,那時的莊子心裏也是自由而逍遙的吧?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