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裏的栽種,夏日裏的耕耘

  春去秋來,花開花落,壹年又壹年,流水曾經漫過小村莊數百年的田員,明天的晨昏將告別小山村那縷以往的炊煙。
  蝴蝶有些傷心,發現成片的桃林已經枯盡。燕子歸來,尋不到去年的屋宇。沒有築巢的棲息地,呢喃不停。望著六續的遷移,小山村的廢墟越來越廣闊,已經蔓延到他的家門口了,這個曾經擁有過數十護人家村落,如今只剩下他壹家,明天也是最後遷移的人了。
推荐文章:傻乎乎
ellensha
niugirlboy
小暧昧
咸蛋混世
  世事難料,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流連也沒用,他不可能帶著壹家子來承受這片荒涼的侵蝕,既是他有些流連,老婆孩子也不願意。
  他舍不得,舍不得那淙淙的泉水,淡淡的青煙,淺夏芭蕉樹下的那片陰涼,冬日杏花墻下那縷暖陽。舍不得……他撫摸著那棵隨他壹起長大的苦楝樹。這棵苦楝樹是和他這個苦命的歲月轉過了多少風雨春秋。受過同洋的煎熬,流過同洋的淚。
  明天他和妻子就搬進城關新居,按理說他應該高興才是,可是他高興不起來。他知道,後半生就要為了那座房子直不起腰來,因為二十年每個月的按揭,由不得他半點含糊。很多時候,他望著那座掘起的高樓,就像李靖手中的塔,他覺得緩不過氣來。他知道,從此後他也要變成老愚公,不過老愚公沒日沒夜挖的是王屋山,而他這以後挖的是貸山,而且得馬不停蹄地挖,否則它會不斷地長高。若不小心,後半生即淪落成貸山的奴役。
  山未耕,田未種,他心是有些慌。常言說,知命是君子,他知道自己身無壹技,壹無所長,這些年是在山裏滾,地裏爬來養家糊口,從今以後要在城裏尋找生機,他真有點心虛,恐怕心力不支,擔心會淪落成新城市裏的貧民窟。
  今天是重陽節,也是從出生到現在感到最冷清的節日。就這最後壹個夜,他感到月明的酸澀,風清的淒楚,看去銀河皎的太淡,星光晶瑩的好清幽。
  他壹生無所好,單單吹得壹口好笛,多年來無論風雨每天晚上他都要吹上壹曲。今晚他憂心忡忡帶著笛簫走到家門外的小橋上,吹了壹曲又壹曲。
  今晚小山村的夜分外凝靜,凝靜的只有笛聲在小山村的夜空飄蕩。
  這個歷經數百年的小村落,曾經有過嬰兒啼哭,老人嗆咳的夜景它將隱聲匿跡。
  可那幽幽的曲音卻在翻讀昨日黃昏的炊煙,清晨的搗衣聲;那春天裏的栽種,夏日裏的耕耘,秋天裏的收忙,寒冬雪地裏拾柴的景象。
  山裏的樹在靜聽,遊過小村莊上空的雲在停留,葡萄架上的喜鵲在憂,老屋梁頂的燕子在痛哭。
  月色在曲聲中顯得更蒼白,風在曲聲中顯得綿綿不支,小溪畔的蟋蟀在曲聲中寂息的沒有躁動,點點星光在曲聲中壹閃壹閃地嘆息。
  子夜的霧水仿佛是小山村的淚粒,濕了路邊的菊花,濕了家廳後的杉松。
  曲音終於被黎明的晨光吞噬……
  聽說,小山村要回去,找回原始那大山曾經遙遠的路……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