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是我永遠的晴空

  在我的記憶中,母親從沒有打過我們,就是連責罵都沒有過。童年時,母親的懷抱便是我們最溫暖的港灣:姐妹間產生了小矛盾,小夥伴間有了小摩擦,母親那溫柔的撫摸,就足以慰藉我們幼小的心靈,而幾句貼心的勸慰,更讓我們冰釋前嫌,令我們破涕為笑,並重歸於好。每當我們做了錯事,母親總是溫和地告誡,最多是瞪我們幾眼。成長中的我們,有時不順心,任起性來,就沖著母親大吼大叫,母親壹點也不生氣,仍是慈愛地看著我們,眼裏流露的是無盡的愛。母親的那種柔軟的慈愛,往往讓聲嘶力竭的我們自慚形穢。在我幼小的記憶中,我就佩服極了母親的“雅量”。
推荐文章:guohuamry
魔法公主
遠くから
flyinglos
棒球小子
  在那個壹分錢都能攥出水來的艱難歲月裏,母親用她的節衣縮食、精打細算,讓她眾多的女兒健康地成長;用她的勤勞和智慧,讓貧困的大家庭平安度過壹個個難關;用她的善良、寬容的美德、息事寧人的品質,讓困頓的家庭充滿了歡樂。
  時光悄然流逝,我們長高長大了,歲月的風塵卻漂白了母親的雙鬢。我們先後組建了自己的家庭。生活不是壹帆風順的,難免有痛苦和失意:生活的煩惱、夫妻的矛盾、工作的困難……這壹切我們早已經習慣了向母親傾吐,壹股腦地傾吐。母親總是微笑著,默默地聽完,再柔聲細氣地勸慰妳,她的話總能撫平妳的創傷,讓妳受傷的心靈得到慰藉。母親從不侃侃而談,也沒有高深莫測的大道理,語不驚人,卻把人世間最樸素的道理講給妳聽,讓妳心悅誠服,她的話恰如有著神奇功效的寬心丸,讓妳神清氣爽,怨氣全消,種種煩憂就煙消雲散了,變得心平氣和。
  有時我就在想,只識幾個字的母親得有多麼寬厚的胸襟,多大的度量,才能盛得下女兒們那些心中的不平、憂思與煩惱。她得有多大的承受能力,才能承載生活中來自各方面的繁重壓力。
  父親七十三歲那年,患了腦出血,在醫生全力搶救和家人的精心照料下,父親奇跡般地活了下來,但留下了後遺癥,病中的父親性情更加怪癖,不順心時,常用拐杖打母親,把母親的腿打得青壹塊,紫壹塊的,母親只壹味地躲閃,卻從不生父親的氣,我們有時看不過,生氣地說父親幾句,但母親總是止住我們:“不要責怪妳爸,他病著呢,他要是清醒,絕不會這洋的。”
  整整七年的時間,母親不厭其煩地照顧父親的生活起居,最後的兩年,父親已癱瘓在床,且大小便失禁,洗衣做飯,端屎倒尿,翻身換藥……母親親力親為,直到80歲的父親咽下了最後壹口氣。
  現在,母親仍是壹個人獨居,我多次勸她搬到我家和我同住,母親每次都拒絕了:“去誰家都是負擔。妳們工作本就夠辛苦的了,再多壹個人,煩心事就更多;再說,我壹個人能伺候自己,也活動活動筋骨,當鍛煉了;我壹個人住著,妳們就有真正的“娘家”,有個煩心事,可以上我這兒來說說……”
  哦,母親,我們慈愛的母親,偉大的母親,她用寬厚的為人,為女兒做出了榜洋,用無私的愛,為女兒們驅散心中的陰霾,撐起壹片永遠的晴空!

女孩,妳要善待自己,永遠

回家路上。紅綠燈處,停車。
  側旁走過壹男壹女。男前女後。相隔三米左右。
  女孩穿著有型,高跟鞋蠻高,以至於她走路有些屈膝,看出來很是吃力。
  她說,妳等等我,我腳疼,好累啊。
  男人頭也不回,壹臉的邪笑,甩過去壹句話,不這樣對妳妳不會記得我!
  女孩瞬時站住了,怔怔的望著前方繼續疾走的男人,咬著嘴唇,然後轉過身去,反方向離開。
  忽然,我的心也跟著壹緊,望著女孩小心移步的背影,有著說不出的心疼。
  我不知道,有沒有淚水在她的眼裏打轉,不知道,她疼不疼。  
  我有壹個閨蜜,她有壹個很自私的前男友。
  他從來都是自作主張。
  晚上,她睡得早,他壹個電話打過來,說我在xx地方,妳過來。
  她說,我已經睡下了。
  他說,起來,不遠,打車過來就行,套餐都點好了,妳不來多浪費啊。
  於是,她掙紮著起床,赴約。
  那是冬天,打車費,沒人給她報銷。 
  
  他帶她出城玩。
  在長途車站,他說,寶貝,這個月生活費有些緊張,車費妳墊壹下。
  於是她掏錢買車票。
  在觀光區,大熱天的,她口渴,說想喝水。
  他說,這裏水貴,忍壹忍。
  她渴的難受,說,有多貴啊,渴死了!
 他說,5塊錢壹瓶哪,夠在食堂吃壹頓飯了。
  她自己跑去買水,眼裏含著淚。
  回程車票還是她來買。
  那個時候,她也是學生,她的生活費也不多,她吃了很久的泡面。
   
  他沒有給她送過什麽禮物。
  那個時候,《奮鬥》很火,我和她壹起擠在她的床上看,看見楊曉蕓對向南說,我不在乎妳在我身上花多少錢,我只在乎妳的心裏有沒有
我。
  她就流淚了。我說,幹嘛呢,這是電視劇,哪有這麽摳的男人啊?
  她就把自己的事情說給我聽:他連虛擬的向南都不如。
  我開罵,真特麽極品。
 
  後來,他們分手了。
  因為她實在無法忍受他的突然邀約與自私摳門。
  她離開他後,他找過她,她說回不去了。
  我說,也許他反省過了,現在想珍惜呢,會改過呢?
  她說,他就沒有對我怎麽好過,我能回憶出的都是他的劣跡,妳讓我有什麽勇氣與信心回去?
  她說,如果他對我施過恩,我會很感激,可是,現在,我什麽感覺都沒有了。

  再後來,通過相親,她交往了壹個男朋友。
  也許經歷過地獄,會更渴望天堂,也會更珍惜美好的時光。
  現任男朋友對她好的沒話說。
  愛情對壹個女人的滋潤作用是強大的。
  她變得美麗而溫柔。
  
  前段時間,她們訂婚了。
  我無意間說,如果他(她的前任)知道妳訂婚了,會是什麽感覺?
  她笑了笑,說,都與我無關了,現在我的世界只有壹個人。那句話怎麽說來著?沒遇到妳之前,我沒想過結婚,遇見妳,結婚這事我沒想
過和別人。我和那個人在壹起,根本就看不見未來,但是,自從xx的出現,我很想結婚。

  我還有壹個姐妹。
  經人介紹認識了壹個男孩,開始交往。
  男孩喜歡她穿裙子高跟鞋。
  有壹次約會,那天下過秋雨,蠻涼,她穿了長褲,他電話打過來,說,妳今天能穿裙子嗎?
  她說,會冷的啊。
  他說,我們打車,不冷。
  因為是他朋友的聚會,她忍了。
  可是,後來,她給我打電話,請我給她送壹件外套去。
  原來他們在外面放燈野炊,要很晚。
  我給她帶了壹件長款開衫和壹雙搭配她的裙子的布鞋。
  她的腳都腫了,說下車後走了好遠,腳疼的挪不動步子。
  我說,他呢?

  他正和其他男孩打牌。
  我除了叮囑她早點回去,還在心底狠狠的罵了那個男孩。

  我離開那個城市,回家鄉。
  三個月後,我接到她的電話。
  她懷孕了,他說不能要孩子。因為還沒有想過結婚。
  她要做掉。壹個人不敢。
  當時,我差點把電話扔出去。
  
  我罵完他,想罵她,她已經泣不成聲。
  次**坐長途去那個城市。
  陪她去醫院。
  我這輩子第壹次陪壹個女孩做手術。
  我發誓這輩子不要再有第二次。
  她緊張的抓著我的手。
我掩飾自己的不安裝作平靜的樣子安慰她。
  給她聽我MP3裏特意為她下載下來的輕音樂,安撫她的情緒。
  上午檢查,下午手術。
  
  她進去後,我就在外面難受著。
  他也來了。我當時恨得想抽他。我沒理他。
  我忘了過了多久,醫生開門喊,xx家屬呢?
  xx是她的假名字。他不知道是她。我站了起來,沖過去。
  他跟上來。
我轉身喝住他,等著!
  她在手術臺上痛的直喊,沒力氣動。
  我給她穿褲子,穿鞋,我的眼淚就下來了。
  我不知道怎麽把控我的力度。
  她比我胖。我力度小了怕架不起來她,力度大了怕弄痛她。
  把她扶到門口,他沖過來攙扶,她呻吟著。
  在休息室,幾個床位,就她在那哭著呻吟,腰痛,腰痛……
  他跪在她的床前,說,老婆,對不起。
  他抓著她的手,也在哭。
  我就那樣看著。心裏想,妳特麽哭什麽?
  
  那件事情後,兩個月。
  在網上,她Q我,說,我好像又懷了……
  我當即打過去兩個字:混蛋!
  我氣的不行,妳不要命了!
  她說,怎麽辦……
  我說,妳結婚吧。

  經過檢查,是懷上了。
  再手術,她這輩子就完了。
  於是,她逼婚。
  他逃避,消失。
  動員所有的關系,找他。
  找到了。奉子成婚。
  是結婚了。孩子也生下來了。
  可是,沒有幸福。
  婆媳不和。姑嫂不和。夫妻不和。

  現在,在鬧離婚。
  我說,何必,何苦。
  她說,沒有留戀的了。
  我說,既然壹開始就知道他不會對妳好,幹嘛還往火坑裏跳?
  她悔恨,說,他有時對我很好的,很好很好。
  我說,有時,而已。就感恩那“有時”的好,就許終身相報?迷糊啊……
  
  女孩:
  壹個男人,可以不在妳身上花錢,但是如果連心思都不願意花,妳還期待著什麽?
  壹個男人,對妳不夠堅定,請終止妳的堅持。
 壹個男人,對妳漠不關心,請妳關上妳的心。
  壹個男人,對妳殘忍,請妳不要隱忍。
  妳可以犯癡,不要犯賤。
  放棄是壹個疼痛的適應過程,相信時間。
  遇人不淑的時候,切忌,妳要善待自己,永遠。

一個人久了也就寂寞了

  壹直是這種狀態,壹個人很久了,久到已經開始習慣這樣的狀態。
  壹個人遊走的街頭,耳機,手套,圍巾,帽子……我想把自己捂的嚴嚴實實,大街上開小車的人都喜歡把車窗搖起來,外面的世界與他們無關,總喜歡透過車窗窺探車裏的人,似乎我與他們世界永遠也沒有交集;
QQ截图20140314095221
  每個周末,壹個人從住處走到繁華的萬達廣場,去看看那件掛在櫥窗的漂亮衣服是否被人買走了,若沒買走,再進去摸摸看看,然後假裝沒看中,華麗的壹個轉身大搖大擺走出來,並在心裏暗自下定決心有朝壹日再來瀟灑的把這件衣服帶走。
推荐文章:lisha1989
chantali
kokolu
Pillows are difficult
table tennis zone
  從繁華的地方出來,便想到另外壹個安靜的世界,圖書館便成了我第二個“家”,“家”對我來說是個什麽概念?壹個讓我不至於覺得那麽孤單的去處罷了,每每壹去便是壹個大半天或更久,然後在人家打烊的時候又踩著街頭的路燈遊蕩回家,像孤魂野鬼壹般,我不知道這樣的狀態還會持續多久,也許是壹年,兩年,也或許很久很久,對於這樣的狀態,我不帶任何主觀色彩,我堅信我等的那個人也在某處等我,不在這裏,不是此時,便會在那裏,在彼時,我知道我會幸福,屬蛇的天蠍總有很強的直覺。
  曾經,我把我的人生設想的很美好,就像妳之前說的,我的人生真的沒經歷過什麽大風大浪,沒有受過任何沈重的打擊,然而真的會有人來搗亂,妳蠻橫的闖入我的世界,然後又像開玩笑壹樣離開了,難道妳的出現僅僅是教會我如何成長,如何深受打擊?妳離開以後,我拒絕任何陌生男人任何形式的接近,我害怕再壹次受到這樣的傷害,因為我知道我是如此如此的不堪壹擊,可即便是妳給我上了這壹課,妳讓我承受了打擊,我還是壹心想著妳,就這樣壹個讓我傷了心的男人,卻讓我壹直戀戀不忘,我讓自己堅強起來,強大起來,哪怕半夜會停電,還雷雨交加,還有夜貓瘋狂的嘶叫,我不能給妳打電話,我得學會壹個人承受,我必須堅強。
  現在,我總是在白天把自己的日程安排的滿滿的,努力工作賺錢,努力鍛煉健身,努力結交朋友,努力充實自己,我制造壹種自己很忙碌的假象,可是壹旦停下來,就發現自己好似以壹種遊魂的狀態遊離在空氣中,不知道該往哪兒去,不知道該幹嘛,時常會感到生命輕飄飄的,沒有任何重量。
  那天幾個朋友在KTV唱歌,又是壹首《奮不顧身》唱了壹遍又壹遍,酒喝了壹杯又壹杯,朋友問我和妳現在怎麽了,我第壹次戲謔般當講笑話壹樣講出了我們的事,裝作很輕松滿不乎的樣子,聳聳肩說“他把我甩了”!這是這麽久以來,我第壹次告訴身邊的朋友,那些曾經刻骨銘心的傷痛,如今,只能成為嘴角雲淡風輕的壹笑,是啊,時間都過了這麽久,還有什麽是不能說的,還有什麽是放不下的。可是,當壹個朋友坐到我身邊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黃蓉,不要假裝這麽堅強,在我們面前何必這麽虛偽,讓我們看著都心疼。
  就這麽壹句話,眼淚又壹次那麽不爭氣的掉下來了,我又哭了,哭的很傷心,還說了很多話,說要去找妳,馬上就要去,說妳是人大騙子,但我就愛妳這個大騙子……他們都說我醉了,可是我知道,我沒醉。
  也許妳不知道,是妳平添了我的落寞,若不是妳,我便不會從壹個滿滿期待愛情的陽光女孩變成如今這般沈默寡言,曾經妳告訴我,我已經不是壹個人了,我的任何壹個決定都會影響到兩個人,當時我聽不懂,而現如今,我才知道,壹個人的城市,茫然而不知所措,壹個人的午夜,無言在夜深人靜。寂寞、早已深入骨髓、鑲嵌靈魂,以至於我忘記了我的身影已成為壹種風景,壹個人的時候,低沈的音樂,昏暗的燈光,剪不斷理還亂,苦澀的咖啡,舒展不開的愁眉,黯淡空洞的眼神,糾結忐忑的心情,壹切的壹切都在反反復復的訴說:我是真的真的很想妳。
  他們說我需要壹份愛情,這樣便能趕走寂寞,經歷過愛情,便也看清了,談戀愛太奢侈,熱戀時轟動全城,最終也逃不過激情消退後的平淡,青春,再怎麽揮霍,也逃不過壹世炎涼,我想在想結婚的年齡找個願意娶我的男人嫁了,給我美美的單人生活畫上壹個完美的句號,然後開始人生的另壹段征程,然後我們戀愛,相愛,執子之手到白頭。
  我壹直在等妳,或許等到我想嫁的時候正是妳想娶的時候,在等妳的日子裏,以壹種淡定的姿態,不寂寞,也不愛情!

桐花深處無少年

  我不知道時光是不是在每個人的心裏都會種下傷疼的,某些時候,我們卻會剝開傷疤壹次次地回望,仿佛還包裹著甜蜜,歡喜,以及心動。那些年裏,我們走過怎樣的路呢,除了翻過校園長滿青苔的圍墻去看壹場很老很舊的電影,我還記不記得,有壹年的暮春,當我們沿著湖邊的小路行走,桐花已經流風回雪落了壹地,也鋪展了壹路芬芳。
推荐文章:lvguangsenlin
opyrigril
rmaklirio
lishaling
lisamisschen
  不喜歡桐花。不是它不好看,相反,那紫的,白的花兒碩大嫵媚,看它起先是壹朵壹朵地開,可是沒過幾天,滿樹的花全開了,開得肆無忌憚,招搖得讓人心旌蕩漾,可是還沒看夠啊,它已經在戀戀不舍的目光裏紛紛落了,落了壹地,若是恰逢壹場雨,又有怎樣的淒迷和驚艷,是誰在說呢:客裏不知春去盡,滿山風雨落桐花。
  相約去看桐花,是不忍心褪去那個女孩子連眉眼裏都映著的喜悅,我看著她,她那麽燦爛地笑著,白衣素裙,清麗,嫣然。我們從校園的臨湖拱門走出來,黃昏的湖水在清冽的風裏瀲灩生彩,她壹下子就跑到前面去了,不時又回過頭來招呼我快些,清脆的聲音老遠也可以聽見。我們壹邊走著壹邊大聲地說著話,風過處,淡淡的桐花香氣,以及我們滿心的歡喜。看見桐花了,粉的,紫的,又軟又綿,樹上只零星幾朵,樹下,小徑上,石凳上,臺階上,卻落得到處都是,她附身去拾,起來的瞬間,壹個鮮明如畫的少年對著她笑。
  我不知道那個少年的城池是怎樣開始變得烽火連天的,畢竟那是繁花似錦的年月,壹個安靜溫軟的微笑都可以讓懵懂的歡喜迎風而長,更何況是花明玉凈的少女。我看見他遞給她壹封書信,然後落荒而逃。
  以後無數個月光絕美的夜晚,女孩總對我說那個黃昏我們曾經走過的落滿桐花的小徑,以及之後珍藏如瓶的歡喜。那是她和他的桐花萬裏路啊,那時候起,他們那麽真切地攜手走過,傾盡了年少時候最青澀最美好的情懷。
  最快的是時光。差點想不起來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我們已經在騎馬踏花的江湖裏慢慢老去,再遇見她時,她仿佛在瞬間就老了,連說話的時候都可以落下許多光陰來,不到三十歲已經那麽荒涼,那麽冷寂。以為她還會說桐花,說桐花滿地,可她沒有,她連提都不提,真提了,只說壹句,壹場車禍,她已經與他陰陽相隔,紅塵裏,從此不相逢。
  那壹刻,我的心猛地沈下去,又突然疼痛起來。
  站在湖邊,看著春日的湖,沒有陽光,連風也是凜然的,湖邊的泡桐樹早已經不在,我再看不見那滿地桐花了,壹如青春年月裏所有的傷痕早已經裝定成冊,落滿了塵埃,而那桐花深處,再無少年。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